1. 您所在的位置返回首页
  2. 新闻中心
  3. 人道纪实
  4. 【口述】生命的火种——武汉十九名新冠肺炎康复医务工作者捐血浆救治重症患者

【口述】生命的火种——武汉十九名新冠肺炎康复医务工作者捐血浆救治重症患者

2020-02-16

(中国红十字报  陈娟)2月14日至15日,中国红十字基金会联合爱心捐赠人,为两批共26名新冠肺炎康复血浆捐献志愿者颁发致敬状并为每名捐献志愿者提供3000元人道救助金,褒扬他们“以坚韧战胜病魔,以博爱奉出血浆,为拯救更多新冠肺炎危重患者的生命作出无与伦比的贡献”。

其中,首批19名捐献志愿者全部来自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中医医院。他们中,有些是在一线防疫时不慎被感染;有些是医院行政后勤工作人员,自己也无法判断是因何感染;有些不仅自己感染了,同为医护工作者的家人也仍在隔离治疗中。在面对新冠肺炎时,他们乐观坚强,互相鼓励,积极对抗病毒;治愈出院后,他们因需要隔离观察无法迅速回到岗位,心中焦急,也因自己能够为在一线的同事和还在继续与病痛战斗的患者出一分力感到一点安慰。关于对抗病毒的经验、捐献血浆的初衷,以下为其中部分志愿者自述:

(为保护个人隐私,以下受访者不具实名)

“这次行动中能够利用我们血浆中的抗体救助更多的人,我们觉得是值得去尝试的。”

韩先生  45岁  医院行政员工  捐献血浆400ml

我的感染可能还是因为一开始对这个(病毒)没有充分的认识。1月14日,我发现自身有了一些症状,去医院查了血常规,没有太大的异常,以为是简单的感冒,吃了一些药,体温降下去了,但其它症状没有消失。所以17日又去医院做了CT(电子计算机断层扫描),肺部感染,于是办理了入院,进行隔离治疗。

虽然我不是医学专业,但是平时对这个关注得也比较多。就我个人来说,这个病首先是对症治疗,另外就是增强免疫力和加强自身的营养,第三就是心态一定要放松,总是单纯害怕的话也可能降低免疫力。我在治疗期间就是每天定时观察体温、血氧饱和度、胃口等指标,向医护人员报告,积极配合。后来恢复较好,2月4日,我的两次核酸检测都是阴性,肺部CT显示状况也良好,就出院了。

关于捐献血浆,我们本身也是医务工作者,寒假暑假等血荒的时候也都参加献血的,这次行动中能够利用我们血浆中的抗体救助更多的人,我们觉得是值得去尝试的。

我们第一批捐献是在2月5日,2月13日晚上,在湖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指挥部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也说了:“医院正在开展康复病人恢复期血浆的输入,目前已显示出初步效果。”这就说明我们的尝试对临床治疗是有一定作用的。

“我们不幸被感染了,但是万幸我们已经康复了。不能在前线跟我们的战友一起并肩作战,我也希望在后方能够做一些事情,能够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李女士  30岁 呼吸内科医生 捐献血浆300ml

我本来就是呼吸内科的医生,我们科室应该是最先收治新冠肺炎病人的科室。上班的时候可能也碰到过(新冠肺炎病人),但没有太过注意,所以并不知道是怎么被感染的。

1月17日,我收治了15个类似感染新冠肺炎的患者,因为我自己本身是这个专业,所以会比较警惕。18日,我虽然没有出现症状,但还是去做了一个肺部CT,当时提示的是右肺下部有一些病灶,就考虑是被感染了。当天就办了住院,隔离治疗。当时我们医院也有蛮多类似病症的患者,我觉得蛮蹊跷的,我们领导也很重视,就马上把我们集中到一个病区,留观隔离起来。住院过程中,医院一直是按照国家卫健委给出的最新指南进行治疗的。2月3日,我的身体恢复到符合出院的指标,就办理了出院手续。

因为我本身自己也是医务人员,所以我觉得有责任、有义务去做这件事情(捐献血浆),再加上我自己的身体状况也允许我去做这件事情。还有一个我觉得我也是一名党员,这个时候党员要发挥先锋模范的带头作用。而且捐献血浆对我们的身体而言没有什么影响,身体机能是能够耐受的,所以我也希望能够鼓励那些康复出院的患者能够积极地捐献出自己的血浆。因为目前新冠病毒肺炎还没有特效药来治疗,如果说(我们的)血浆对危重症患者有疗效的话,我觉得这件事情意义还是很大的。

2月5日第一批捐献的时候我也去了,但当时他们只有8套采集血浆的设备,我没捐献成功,所以2月10日第二批又去了。医院传递给我们可以捐献血浆的信息,但是完全是自愿的,我们是用很积极的心态去做这件事情。我们不幸被感染了,但是万幸我们已经康复了。(因为感染和隔离)不能在前线跟我们的战友一起并肩作战,我也希望在后方能够做一些事情,能够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目前我感觉身体还好,没有出现任何症状,过了隔离期就可以回去上班了。疫情还蛮严峻的,临床医务人员也还是比较紧缺的,我肯定是希望能够尽快地返回到岗位上去。

“这就是一个不能上前线的医生的一种努力吧。”

胡先生  50岁  骨科医生  捐献血浆450ml

1月15日,武汉下着雨夹雪,我就觉得脚底发冷,加了衣服好了点。过了两天,发现我们医院有不少患者跟我的症状类似,同事之间也有讨论。我听了之后就去做了CT检查,发现肺部有阴影。我跟科室的其他同事建议,让他们也去检查一下,因为我已经算科室身体好的,都有可能被感染。后来检查出来,发现我们科室有好几个肺部都存在病灶。他们一开始都不信,但我觉得还是慎重点好,17日我们就住院隔离了。

一开始我在江夏区中医医院,但是我妻子在江夏区人民医院工作,她每天要上班,还得给我送饭,我就搬到江夏区人民医院去治疗。在那里住了12天,就痊愈出院了。

我也是个医生,也想上一线,跟同事们在一起,但是没有机会。正好自己康复了,可以捐献血浆,为前线的同事们减轻一些压力。这就是一个不能上前线的医生的一种努力吧。我们都有抗体,遇到这种危急的时刻,我们就应该上。

2月5日捐献的时候因为设备不够我们没献成,7日的时候我跟另一名同事乘中国生物的车去了武汉市武昌区解放路234号湖北省人民医院爱心献血屋捐献。捐的时候,我觉得我(身体)蛮好的,我就跟他(工作人员)说,要是可以的话就多捐献一些,所以捐了300毫升之后打算再捐300毫升,工作人员考虑到我的身体状况,同意我再捐150毫升。之后一直在家修养,什么都挺好的。

昨天(14日)我跟之前同病房的一个病友,说起这件事情,他58岁了,康复之后也很想捐,我就把联系方式给了他。

我觉得我们这一批(治愈的)患者,不管是医护人员或者是普通患者,他们都很愿意捐献血浆,我们有些医生出院才3天就捐献了。

“哪怕是一点微光,我也要迸发照亮更多的人,为战胜疫情共同努力奋斗。”

王先生  38岁  內医科医生  捐献400ml

我是1月17日可能接触了病人,18日就开始有发热、浑身酸痛、无力、喘气等症状,CT显示肺部有磨玻璃状病变,医院就建议住院隔离了。刚入院的时候,因为武汉封城、还有看见重症患者的痛苦等等,我感到恐慌。但身体慢慢恢复,我在2月4日除了远。

虽然我康复了,但是我的同事们还在一线,还在奋斗着。单位在内部群里给我们发了一个倡议书,希望我们捐献血浆。住院的时候医院为我们付出了很多,也给了我们很多心理上的鼓励,为我们战胜病魔起了很大的作用。是因为他们给我的温暖,还有全国人民给武汉的爱心接力,我才能康复。我就希望能将我的一腔热血“反哺”还在治疗的重症患者,哪怕是一点微光,我也要迸发照亮更多的人,为战胜疫情共同努力奋斗。

我现在还在家隔离,等到18日就可以重新上一线了。一线的医护人员长时间上岗,已经二十多天了,要让他们撤下来得到充分的休息,长期的疲劳会增加感染的几率。

(受访者供图)

“得知也许我们的血浆能救他们的命,我的心里就一个想法,真的是非常激动,必须捐献。”

吴女士  30岁  医院行政员工  捐献300ml

1月17日之前几天,我的身体已经有一些症状:咳嗽、恶心呕吐、呼吸气短。我觉得有点不对劲,就去了医院做CT,检查出来肺部有炎症,感染了,就入院隔离治疗了。

2月3日出院之后,我在单位群里收到了单位发的倡议,说康复患者的血液里可能存在对挽救重症患者有帮助的抗体,能救他们的命。我们知道的时候就觉得这个事情很有意义,二话没说就都报名了,希望参加捐献血浆。2月5日上午,我们8个人第一批捐了血浆。

当时为什么想要做这个事情呢,是因为我自己本身就是新冠肺炎的患者,同病房和隔壁病房都有重症患者,已经是需要上呼吸机的那种情况。我自己也经历了呼吸困难、走一步吐一次、一天打点滴12小时等病痛的折磨,看到重症患者那么痛苦、有些甚至没有救过来失去生命的时候,这个感受是一般人不能理解的,但当时我帮不了什么。到我们自己康复出院之后,得知也许我们的血浆能救他们的命,我的心里就一个想法,真的是非常激动,必须捐献。

当时还有一个反应就是,捐献血浆这件事情可能必须由我们医护人员来带头。因为普通患者可能不懂医学常识,害怕捐献会损害自己的身体;但医护人员是明白捐献不会损害我们的身体的。我们可以用自己的行动向他们证明,捐献血浆不可怕,也并不伤害身体,以此来呼吁更多的治愈出院患者来捐献血浆,因为光靠医护人员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只要是他们(康复出院的患者)的身体等各条件允许,希望他们能够献出自己的爱心,捐献血浆,帮助更多患者。

“我希望通过自己的感受和知识,更多地去和患者沟通,安慰那些心理承受能力比较弱的患者。”

邵先生  44岁  医院行政员工  捐献300ml

1月11日我有发烧的症状,当天就去了江夏区人民医院呼吸科二病区治疗,但并不知道自己得的是新冠肺炎,以为是普通的感冒,1月17日通过CT确诊。

刚开始住进去的时候,倒是不害怕,就是感觉在一个封闭的环境下比较孤独、无助。后来,亲人、朋友、同学同事一直在给我鼓励,自己也一直在调整,所以心态也比较积极乐观,一周的治疗之后就不发烧了,食欲也回来了,也在病房里活动锻炼。2月1日,我的两次核酸检测都是阴性,CT检查也没问题,就出院在家隔离观察了。

后来在单位的群里看见了捐献血浆的倡议,我是党员,又有抗体,治疗期间看到了社会上很多爱心驰援武汉,包括外地的医疗队等等,特别受感动。我就想自己也为抗疫情贡献一份力量,于是申请捐献。后来是2月10日第二批捐献的。

我的爱人是江夏区人民医院的护士,这次也因为在一线参与防疫被感染了新冠肺炎,目前还在隔离治疗中。

其实我的隔离观察期也已经到了,昨天(14日)到的。我今天向单位申请加入江夏区大花山户外运动中心方舱医院的心理咨询志愿服务队。因为我在武汉大学进修过心理学,考过了中级心理咨询师的资格证,我希望通过自己的感受和知识,更多地去和患者沟通,安慰那些心理承受能力比较弱的患者。目前已经报了名,单位需要给我们做个简单的培训,因为要进入方舱,然后上岗。

(受访者供图)

“我们本身就是患者,同时又是医务工作者,肯定要响应这个号召。”

宗先生  57岁  副主任医师、医院党委书记  捐献400ml

我是1月7日出现的症状,畏寒、发烧、咳嗽、四肢无力疼痛,自己吃了一个星期药之后,症状没有改善。12日晚上做了CT和血项检查,发现肺部有严重阴影,当晚就住院了。

住院之后,第二天高烧到41度,呼吸困难,不能平躺在床上,需要吸氧,我自己本身有基础病(高血压、糖尿病,血糖也比较高),所以相对来说是比较严重的。入院一个星期之后,症状开始缓解,算是死里逃生吧。1月30日出院,经过在家隔离观察14天之后,前天(13日)我已经开始上班了。

院领导把我们所有患新型肺炎的医务工作人员都加到了一个群里,这个群里有行政后勤人员也有医护人员。建了群之后,无论是领导还是我们自己都互相鼓励,也会在群里探讨治疗方案,如何抵抗肺炎,应该说这个群起到了较好的增强信心、传达正能量的作用。

捐献血浆的倡议是熊侃院长在群里发出的。群里所有人看到之后几乎都响应了,表示希望捐献血浆。不过当时只有出院的人符合捐献条件,后来就分两批共19人进行了捐献。第三批捐献的倡议还没发,但是已经有同事在群里申请,16日先到献血屋捐献。之后还有一批出院的同事也都表示了捐献的意愿,第一批捐献的同事在间隔14天之后条件允许的话,他们也还想捐献。

当时倡议中说得很明确,康复患者的血浆对危重症患者有较好的治疗作用。我们本身就是患者,同时又是医务工作者,肯定要响应这个号召。我们都感受过患上新冠肺炎的过程和病毒带给我们的痛苦,如果能把我们的血浆抽出去提取抗体,对病人特别是危重症患者有帮助的话,我觉得是医务工作者能做的一点事情。

我在症状比较严重的时候,出现了呼吸困难的情况,一咳嗽就没办法换气,有一种濒死的感觉,已经开始想要不要写遗书了。作为一名患者,我的感受是信心很重要。我住院的时候,院长和同事们会给我打电话,帮我鼓劲,告诉我精神不要垮,要对治愈有信心,所以我觉得这一点对其他患者也是有用的。在治疗过程中,自己的心理因素是非常重要的,药学会自己放松自己,尽量不给自己压力,尽可能采取措施减缓症状,比如高烧不退就物理降温,血糖不好就调节胰岛素的用量,坚持用热水泡脚等等,这些对我都有起到很好的作用。

目前,捐献了血浆的这一批19名医务人员在近期都要陆续返岗了,我是第一个。我们考虑把他们组织起来,因为都是患者,经历过病毒的感染和治愈的过程,都有一定的抵抗病毒的心理上的经验,所以准备让他们成立一个心理疏导志愿服务队。这件事已经在群里征求了大家的意见,他们纷纷接龙报名参加,现在在做的就是把他们组织起来,按出院的时间分批地安排到江夏区方舱医院。让他们做患者的心理疏导,帮助患者建立信心,更快地康复。

回到顶部
×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
* 请先输入验证码获取短信验证码
发送短信验证码
注册
×
* 请先输入验证码获取短信验证码
发送短信验证码
重置密码